logo
同星精神引领我们前行(1)
2013年06月20日

    528,记者来到第四分公司二车间“张同星班”,迎接记者的是班长刘金生。走进班组办公室,只见墙上挂着2008年四○四授予“张同星班”的牌匾,牌匾两侧分别是聂荣臻元帅和张爱萍将军给张同星的题词。办公室的光荣墙上悬挂着“中央企业先进集体”、“甘肃省五一劳动奖状”等多个荣誉证书。

                 同星精神引领我们前行

                 

  讲到张同星等老一辈创业者,刘金生一脸的崇敬,讲到感人的故事,他情不自禁地流泪了。

  张同星,1959年调入原四分厂铸造班。工作期间,他攻克了某部件铸造过程产生气泡等一系列科研项目,连续多年被评为四○四劳动模范,并荣获省、部级先进标兵和劳动模范;1977年,国务院授予他“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1998年,四○四党委、工会决定命名原四分厂二车间铸造班为“张同星班”。

  张同星所学专业为普通金属铸造,当得知要调他去西北搞核工业,他非常高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苏联背信弃义,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基地建设图纸、设备几乎一无所有。张同星抓住到外地企业、研究所实习的机会,白天做实验,晚上阅读一切有关核知识的书籍。有时办公室锁门了,他就一个人蹲在路灯下读书。在短短两年多时间里,张同星以惊人的毅力,大踏步地走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掌握了一定的核专业知识。

  196310月,张同星和他的小组迎来了第一项生产任务,并进入了实地攻关阶段。当时,没有资料,没有经验,只能靠一个数据一个数据地探索前进,不分白天黑夜。饿了,他们啃几口干馍;困了,在车间楼道打个盹。人熬瘦了,眼熬红了。至今,从当时留存下来的很多实验记录来看,可以想像当时的工作量、工作强度之大。这些实验数据记录对现在的科研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给了我们很多经验。在他们最紧张的攻关时期,张同星甚至在睡梦中还唠叨着生产中没有解决的事。他和同事们把十六个攻关方案归纳为七个方案,最后,作为主攻手的张同星,带领全组职工日夜奋战,智取力夺,第一个方案全线告捷。这期间,他们没有睡一个囫囵觉。几个月后,他们从广播里听到了自己参与制造的原子弹成功爆炸的消息,心情格外激动。每一次试验都凝结着课题组每个成员的智慧和汗水,他们等待每一次试验结果,就像父母等待着新生儿的出生一样,既期盼又不安。

  1970年,张同星患了肝炎,他接受妻子的劝告,按时服药,并破例享受妻子给予的特殊待遇——每天喝一杯蜂蜜水。但他藏起医生给他开的一张张病假证明,坚持上班。人们经常看见他脸上冒冷汗,用手捂着疼痛的肚子,紧张地忙碌着。后来,组织上决定让张同星到青岛疗养三个月,刚去一个多月,他就回来了。他常对孩子说:“人活着,就是为了工作,不工作,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当妻子为他预约作胃镜检查的日子来临时,一项紧急任务摆在面前。他没有向领导和同事们透露一点自己的病情,像往常一样,背着简单的行装,带着四名职工出差去了四川。在火车上,他感到一阵阵胃痛,身上一阵阵出汗。在四川的十九天里,他一次次大量便血,但还是坚持开会、看资料、写报告,直到圆满完成任务。回厂以后,他想到事关紧要,又强撑着身体传达上级指示,布置和安排生产,直到一切就绪才来到医院。

  大家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诊断书写着“胃癌”,医生和厂领导不忍心增加张同星的精神负担,对他说是胃溃疡,需立即转院到外地手术。张同星笑笑说:“一个胃病,就到外地治疗,我怎么能带这个头。”后来对他说,这是组织的决定,他才答应。临行前,他依依不舍地向同事们告别,把一本已经熟读过的《工件表面光洁度测量》交给了党委书记,一再嘱咐说:“这次生产任务是关系到国防现代化的大事,我不能和你们一起攻关了,这本书留下来供你们参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