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核四0四一甲子征程
2018年06月01日

为了祖国需要一路向前

——中核四0四一甲子征程

  

 “茫茫的戈壁滩是我的本色,站在这大漠上,我听大风歌,拓荒的足迹走进共和国的史册,我对太阳说,我爱祖国,祖国需要我……”当激昂浑厚的中核四0四有限公司司歌《祖国需要我》回旋在中国核工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四0四展览馆,瞬间一幕幕老一辈核工业创业者忘我奋战的场景犹在眼前:为了祖国的需要,他们斗风沙、战严寒,筚路蓝缕、殚精竭虑……尽管已过去几十年,但那浓烈的赤子情怀依旧扑面而来,直击心底,激荡心灵。

贡献:永恒丰碑

回望我国核工业从无到有的创业历程,尖端的科学技术、极短的攻关时间、艰苦的创业条件,无不让“两弹一艇”的成功研制充满传奇。而河西走廊这片茫茫戈壁荒滩,见证了传奇的缔造,烙印了老一辈核工业人艰苦卓绝的奋斗图景,铸就了永恒的丰碑。

1955年1月,面对西方大国的核讹诈,党中央做出了发展原子能事业的战略决策,揭开了我国核武器研制的历史新篇章。1958年,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和技术精英随即奔赴戈壁滩,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历程。沉睡了已久的古塞疆域,从此沸腾起来。

“天上不飞鸟,地上不长草。”已耄耋之年的潘其富回忆起初到戈壁滩的情景历历在目:“沙尘暴是家常便饭,沙子无处不在,饭里、菜里都是沙子。”“当时人们苦中作乐地调侃,风不多,一年刮一次,一次刮一年。”但这并未熄灭老一辈核工业人的创业热情,为了抢建四0四厂,他们斗风沙、战严寒,住帐篷、“地窝子”,克服重重困难,输电、开路、引水、建设厂房,从无到有、白手起家。

1959年,苏联单方面撕毁协议,撤走了全部在华专家,使刚刚铺开的工程建设遭到了巨大困难。曾任第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四0四厂厂长的周秩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当时,主工艺厂房大部分只完成了初步设计和部分技术设计,设备仪器也只到了很少一部分,关键设备大都还未运到。土建安装专家到了一部分,生产专家一个都没有来,生产工艺资料一份都没有到。”对此,苏联甚至扬言,“再过几年已有设备也要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此时此刻,党中央号召“奋发图强,自力更生,按时拿出争气弹”。自此,核工业建设进入了自力更生的新阶段。事实上,老一辈核工业人面临的岂只是技术的高峰,攻关条件也异常简陋:六氟化铀的工艺研究,从一根铜管开始,后来逐步建立起简法生产试验;铀精炼工艺攻关,起初是用一个旧钟罩、一台旧真空泵来进行真空模拟试验;铀化学冶金实验中,由于防护条件差,试验人员的眉毛每每被染成绿色……除了技术攻关上的重重困难,又正值三年困难时期,为了充饥,老一辈核工业人吃骆驼草籽、喝酱油水,长时间的严重营养不足导致千余人出现浮肿现象……但这些并没有影响研发的进度,而三年困难时期正是原子弹核心部件攻关的重要时期。

1963年11月,第一批六氟化铀成品成功生产,1964年5月1日,第一个高浓缩铀核部件正式问世,保证了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作为四0四人,我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已届古稀之年的王宝斗依旧激动不已。

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横空出世震惊了全世界。但根据中央部署,这只是刚刚开始。老一辈核工业人在短暂的欢愉后,又投入到紧张的研发中。1966年底,我国第一座核反应堆建成投入运行。到上世纪70年代末,四0四厂已经建成了一个拥有反应堆、后处理、铀转化,冶金加工、核材料以及同位素生产的核工业生产基地。为我国第一个氢弹成功爆炸、第一艘核潜艇成功下水,为增强我国国防实力、提高我国国际地位做出了重大历史贡献。

精神——家国情怀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时代使命和祖国召唤点燃着老一辈核工业人创业激情。他们不计名利,隐姓埋名,甘居僻壤,用汗水、用青春、用心血乃至生命孕育出累累硕果,助力着核工业的发展,用满腔的家国情怀书写着甘于奉献、无怨无悔的华丽诗篇。

在中国核工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四0四展览馆,一张张老一辈核工业人艰苦创业的老照片映入眼帘——瀚海的荒漠、艰苦的现场、热火朝天的干劲,让人心生崇敬。他们是各行业的精英,因为祖国的需要,义无反顾地走进戈壁滩,埋名隐姓,“安下心、扎下根、戈壁滩上献青春”。

1958年12月,毕业于浙江大学的张同星分配到四0四厂。当时,核基地建设图纸、设备少之又少,重重困难不仅没有吓倒刚刚参加工作的青年人,反到激发了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学习期间,他白天反复实验练习,晚上攻读大量书籍,短短两年间已掌握了一定的核专业知识。1961年,张同星与小组成员因陋就简开展试验,把一个普通的钟罩改装成为一个真空实验室设备,并进行了千百次试验、取得了大量参数,创造了“一个钟罩起家”的佳话。1964年,在参与试制第一颗原子弹期间,身为铸造班长的张同星发现铸件内部存在缩孔缺陷,为解决这一问题,夜以继日紧张攻关,最终攻克了部件锻造气泡难关,创造了中国核金属锻造的独特工艺。

提及四0四的杨海棠,总会首先想到其“家庭出身”——家境殷实,曾就读女子中学、留学苏联的上海人。这个给人文弱淑女印象的杨海棠,在1962年追随丈夫来到四0四厂后,如同一个“女汉子”投身核工业建设中。1963年,四0四厂开展“大战八九十”会战,生完孩子只有45天的杨海棠坚持回到戈壁滩,投身到热火朝天的会战中。她克服重重困难、土洋结合,创造出中国式的实验室和分析装置,开展了大量试验,先后完成10个攻关项目,为我国原子弹、氢弹的研制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985年1月,正在给技术人员授课的她突然晕倒,被诊断为直肠癌。弥留之际,她断断续续地呓语,“我想念四0四厂,我要回厂……”

在中核四0四,“同星精神”、“海棠文化”如同一粒粒种子,埋进光阴,早已在核城生根、发芽。而另一个植入核城光阴的便是被二机部授予英雄称号的“34—32英雄集体”。

1969年1月,投入生产运行刚刚两年多的我国第一座核反应堆发出异常信号——代号为34-32的孔道发生了元件烧结故障,直接威胁整个生产系统的安全运行。

事故发生后,四0四厂立即组织抢险。“但当时一无经验,二无资料,如何尽快安全的处理事故谁都没有底。如果停堆将对我国战略发展造成巨大损失。”老人潘其富回忆起那段经历仍惊心动魄,“情况太紧急,就在事故现场成立了以姜圣阶、周茂功、程为经,还有我为主的指挥中心,最终决定采用石油打井式方法来抢险。”

回忆抢险过程,潘其富说:“难度大、困难多、条件差。”烧结事故导致现场温度高,大家群策群力想出了穿上浇透凉水的棉衣进入反应堆的办法。但最紧要的是现场放射性剂量太高。“我们最后想出的办法就是每个人只进去一分钟,大家轮番进入反应堆抢险。”潘其富眉头紧锁,再现了那个令人震撼的画面:一群裹着湿透的棉衣的人,在反应堆外轮流着跑进跑出,历经30多个小时,最终排除了孔道故障,确保了反应堆安全运行。事后,周恩来总理派专机接抢险突击队人员到北京疗养,并称赞这是“打破框框的典范”。

事实上,在这片戈壁荒滩上,为了我国核工业从无到有的建设,“两弹一艇”的成功研制,有着太多忘我奉献的感人故事。一个个开拓先锋以身许国,艰苦奋斗,缔造着我国核工业的传奇,如同夜空中的璀璨明星,照耀着前行的道路。

跨越:奋斗壮歌

纵观我国核工业第一批厂子,大都有着相似的“命运”,曾为“两弹一艇”做出巨大贡献,有着辉煌历史,挂满荣誉徽章, 但也历经“保军转民”的阵痛、事业的波谷。“二次创业”如同一剂“强心剂”,再一次激发起这些老厂蕴含的巨大能量,进而提速前行。中核四0四便是其中之一。

漫步在中核四0四厂区,偌大的厂区绿树如荫、楼房林立,与老照片中创业之初的场景相比,厂区厂貌早已焕然一新。事实上,历经60年沧海桑田,中核四0四无论是产业发展,亦或生产生活都已日新月异。2007年,中核四0四生活区迁至嘉峪关,现代化的生活建筑群——“核城”,已成为当地重要的“地域坐标”。

历史的车轮不断向前,核工业在改革发展的号角中奋力奔跑。1991年,我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秦山一期并网发电。从此,核不仅成为构筑国防坚盾的基石,更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心剂”。核工业 “二次创业”的大幕已经拉开。中核四0四瞄准时机,开启了全面布局与发展。

铀转化是核工业产业链的重要环节,而中核四0四在此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建有我国第一代最大的铀转化生产设施,掌握着铀纯化、铀转化全过程生产技术。为此,1999年提出做大做强铀转化。2003年,国防科工委批复同意。2004年9月,铀转化工程(一期)开工建设,2008年第一罐合格产品下线;2013年4月,铀转化工程(二期)开工,目前已打通全部工艺流程,拿出了合格产品。“现在,中核四0四基本形成万吨级铀纯化转化能力,位居世界前列。”中核四0四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副经理张军说。

从我国第一条生产线具有百吨能力到如今具备万吨能力,中核四0四不仅在核燃料供应链中站稳脚跟,更提高了我国核燃料生产能力,满足了国家核电发展的需要,为核电大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事实上,在推进铀纯化转化项目建设的同时,中核四0四实现了多面开花——形成了材料科研生产及储备能力;建起了我国唯一一座动力堆乏燃料后处理工厂,目前打通了动力乏燃料后处理工艺流程,已成为我国后处理产业重要工程验证研发平台和人才队伍培育基地;具备了核设施退役及放射性废物治理能力。十几年间,中核四0四不断创新发展,形成了多元化的“4+X”发展格局,再一次站在了发展新高点。

“尽管中核四0四曾经有过低谷,但如今的快度发展说明老一辈核工业人创造的核工业精神底蕴没有改变,并潜移默化影响着一代代中核四0四人奋发图强,助力四0四不断发展。”张军说。

未来:“百年四○四”

如今,中核四0四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但这并未让其“安于现状”。新时期,中核四0四提出了打造“百年四0四”的宏伟目标,围绕这一目标和企业愿景,认真落实“把方向,管大局”的政治领导要求,勇担强军首责使命,发挥文化建设凝心聚力的作用,稳步推进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和各项工作,推动四0四步入创新发展新阶段。

而在中核四0四副总工程师李天福看来,持续爬坡式发展无疑需要加大科技创新力度,提升核心竞争力。事实上,“作为建设最早、规模最大、体系最完整的核工业综合性科研生产基地,科技研发贯穿整个四0四的发展历程,为国家战略核威慑力量建设和核能发展提供了较好的科技保障。”李天福说,“从‘九五’至今,中核四0四承担了包括核能开发、国家安全重大基础研究等百余项国拨科研项目,有效支撑了公司的持续发展。”

面向未来,他表示,“全面建设科研生产一体化新型战略核基地,将为实现 ‘百年四0四’奠定坚实基础。目前,我们正在积极筹备搭建国家实验室,为核工业未来发展提供支持。”在他们描述中,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中核四0四无比光明的明天。(胡春玫)

 

 


推荐新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