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生命线的守护者
2018年08月16日

1992年11月30日上午 7点半左右,上游取水口值班人员在巡视中听见闸前传来巨响,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二号闸板桥墩发生了下沉,固定在桥墩上的闸槽出现了严重变形。闸板被卡死在闸槽内,既提不上来,又放不下去,这样一来,河道水位无法调控,取水严重受阻,一旦河道水位出现下降,矿区将会断水,数万人饮水中断,生产受阻,后果不堪设想。得知这一险情后,正在北京出差的四0四总工程师张天祥立刻打电话指示: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做好抢险修复工作。

险情就是命令,经过各方积极会商, 最终采取了“截流改道,渡槽引水”的办法,这样既能保证冬季取水,又能查清桥墩下沉原因,便于制定修复方案和冬季完成施工。

12月1日,取水车间投入全部劳力,开始疏通河道,为引流入道做着准备。上游几名司机轮流驾驶两台推土机连续作业,挖运砂石。其余人员准备其他工作,大家顾不上休息,坚守在河道。总厂及六分厂相关领导现场指挥抢险。

12月2日到3日中午,六分厂抽调焊工、检修人员连夜加工出一架长9米、高1.5米、宽1.5米、重约1吨多的渡槽。4日凌晨,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截流改道,渡槽引水决战的时刻到了。总厂领导、分厂领导还有六分厂组织的六十多名抢险人员各就各位。20余名职工在三、四号闸门上安装起闭机、连接闸板,为提闸引流做着前期准备工作。还有十多名工人在不到一米的分水墙上用铰链起吊联通窗口的格栅。分水墙上的铁制格栅闸槽,因长期在水中浸泡而锈蚀变形,铰链拉吊一动不动,抢修人员用撬杠使劲撬它依然不动,用推土机铲臂绑上钢丝绳起吊它还是纹丝不动,抢险工作一度陷入中断。正当大家束手无策时,有人提议,用几根长铁管绑在格栅上方做支点,另一头用人力下压撬动。要想撬动格栅,就需要有人站在水里操作。这可是零下二十度的冬天啊!这时只听“扑通”一声取水班班长胡伟毫不犹豫带头跳入了冰冷的河水,紧接着,安海银跳下来了,张玺平跳下来了,史占国、马福明、李斌一个跟着一个跳入了水中。冰冷的河水瞬间便浸透了他们的衣服,一种像是被无数的细针扎刺的感觉传遍了全身,但是他们咬紧牙关,一次次跳起趴在钢管上使劲往下压撬,经过多次反复的撬动,被卡死的格栅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而他们这几个人脸色由红变白、由白泛青,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连续撬动,格栅终于被起吊出了闸槽。他们几位被拉上来的时候,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

随后,抢险人员合力将钢制渡槽安放到槽口与4号取水窗口之间。这时,天色已黑,三台焊机闪耀出的焊花,照亮了抢险现场。随着最后一束电弧光的熄灭,焊接完毕,渡槽闸进水栏被提了起来,河水欢快地涌入渡槽、流进了4号取水窗口。

截流改道,渡槽引水成功了!此时,时针指向了19点47分,参与抢险的同志们已经整整十一个小时没有喝水、吃饭、休息。

几十年来,几代上游人,前赴后继,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上游精神,那就是“踏实肯干、不怕吃苦、勇于承担、无私奉献”,而这种精神,必将被铭刻在四0四发展的史册上,成为激励一代代核城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进取,砥砺前行的精神动力。(濮国斌)


推荐新闻
最新更新